快捷搜索:  test  as

穿越小说【重生之凤仪天下】完整版堇色安年。

【极品小说】【经典版+番外】【推文+百度云+加贴网盘+限时免费+番外】

《更生之凤仪世界》全文免费在线涉猎【完结+番外】「百度云+无删减」。

第1章 免费

第2章 免费

第3章 免费

第4章 免费

第5章 免费

......

搜索微/信公~众~号【志远书社】,关注后回覆 :【更生之凤仪世界】即可涉猎全文。

梁文微拿筷子“啪”的一下掉落在了地上,紧接这杏眸中腾起一层白雾,瘦削的双肩忍不住的颤动,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容貌。宫言煜见此,阴冷着眼光看过来,正好对上凤可人唇角勾起的半抹讥诮的浅笑,不由得一怔。

“皇上,臣妾没有……”梁文微特别委曲的瞧着宫言煜。

宫言煜缄默沉静了少焉,平静一张脸叮嘱道,“皇后身子骨还未好透,应在宫中好生安歇。后宫中若无紧急的事件,不必惊扰了皇后直接报给文贵妃就是。”

凤可人若无其事的施礼道,“多谢皇上体恤臣妾。”

宫言煜着实也是变相的幽禁了凤可人,若不是由于凤家战功显赫,宫言煜屁股底下的龙椅还未坐稳,怕是会直接罢黜了她的皇后之位。

越日,凤可人感觉无趣,便让晚儿寻了些结实的布条和木板回来,按着以往在将军府的影象里搭起了秋千,让晚儿在后面推着自己,主仆二人正玩的不亦乐乎,我见犹怜的文贵妃过来了,听到凤可人清脆的笑声下意识的锁紧了眉头。

凤可人让晚儿停下秋千,笑眯眯的道,“文妹妹不再蔷薇阁中好好的陪皇上,竟有空来本宫这凤惜宫。”

梁文微小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,羞怯一笑,“皇上今日在御书房与爹爹议事,我待在宫中无事,就想着来寻了姐姐。姐姐的秋千做的好新奇,妹妹可否坐坐?”她渐渐朝着秋千走过来,眼中满是希翼。

凤可人点了点头,从秋千处跳了下来,梁文微才坐上秋千,彷佛才想起来,她蓝本想带给凤可人的糕点不曾带来,谴了身边服侍的宫女翡翠去取了糕点,让晚儿在她逝世后推着秋千,一边荡着一边与凤可人言笑。

秋千荡到小半空,梁文微像是害怕了,溘然间松开了手整小我向外扑去。这一扑还得了,地上有着不少的碎石头目,非得将她刺的遍体鳞伤。

“贵妃娘娘!”晚儿表情惨白大年夜呼。

见此,凤可人樱唇勾出一丝讥诮的笑意,亦如前世一样平常,梁文微详装害怕,从秋千上摔了下来,分明那时刻她用自己的身子盖住了她。宫言煜进来之后,不管不问,便狠狠的扇了她一巴掌。

背后都是碎石磕出的血,狠狠的一巴掌,多疼!她也该让梁文微好好的尝尝!

“妹妹,你,你没事吧!”凤可人见状,面上惊悸掉措,惊慌失措的想要扶她起来,却又一次狠狠的摔倒压在梁文微身上。

“疼……好疼。”梁文微疼的小脸都扭曲在一路。

翡翠正好这个时刻取了糕点回来,见状,大年夜惊掉色,立刻扔了糕点上前扶。

凤可人被晚儿搀扶着以前,亦是一脸担忧,“妹妹怎么样,要没紧要,都怪我,没有接住妹妹。”

梁文微俏脸上满是细汗,表情发白,痛的险些已经晕了以前。

翡翠带着哭腔,顾不得尊卑礼仪,道,“如果娘娘有个三长两短,皇后定然逃不过皇上的责罚。”说罢,唤来两个宫女扶着梁文微回了蔷薇阁。

晚儿也十分担忧,心中噗通噗通的跳个不绝,她自然是为凤可人担忧,看着文贵妃身上的伤势,皇上看到,定然会大年夜怒,那蜜斯……晚儿不敢在想下去。

晚儿将凤可人扶到椅子上,忿忿道,“她支开身边的宫女,让奴婢给她推秋千,分明便是有意的,蜜斯,奴婢不怕逝世,可是万一皇上怪罪蜜斯,那可怎么办?”

“她便是不从秋千上掉落下来,也会出其余幺蛾子。”凤可人淡定道。

晚儿咬了咬牙,“这文贵妃为何这般恨蜜斯?”

凤可人并未做声,恨吗?她的恨哪里会比梁文微来的少,秋千之事,她不阻拦,原也是想激怒了宫言煜,让他罢黜了自己。她的光阴不多,将军府的惨逝世历历在目,她要抓紧光阴出宫部署统统,以免这悲剧在从新来过。

梁文微受伤的工作很快就传到了宫言煜的耳朵里,宫言煜立马放下手中的奏折,弁急火燎的赶到蔷薇阁中,一边叮嘱翡翠唤了好几个太医过来,一边轻声安抚着。

待太医过来,将伤势反省了一边确定没有大年夜碍之后,宫言煜才宁神下来。

只管如斯,梁文微也是受尽了痛苦,那磕在后背中的碎石头,一个一个挑下来,实在疼的她要了半条小命,关键,宫言煜还看着,她又不能放声大年夜叫,昏昏沉沉疼晕了好些次。

翡翠见着,红着眼睛跪下来道,“皇上,求您给贵妃娘娘做主,贵妃娘娘生性善良,老是感觉自己愧对皇后,处处想要增补皇后娘娘,谁知皇后娘娘竟这般心狠!”

“你好生照应文儿,朕自有分寸。”

说罢,宫言煜便站了起来,欲要往前走,便感觉衣角别人拉住,他顺势望去就见梁文微苍白担忧的小脸,梁文微虚弱的道,“皇上,是文儿不小心,求皇上饶过姐姐。她必然不是有意的。”

宫言煜闻言心疼至极,“你啊,让朕该若何说你?”

凤可人和晚儿在大年夜殿期待着宫言煜,殿内两旁站满了御林军,

宫言煜进来,冷眼瞧了一眼凤可人,声音酷寒至极,道,“凤可人,你可知罪?”

凤可人勾唇轻笑了下,略一抬眸瞧了两旁的御林军,万分感觉自己当初是瞎了衍,讽笑道,“还请皇上见告。”

“跪下!”

晚儿吓得一颤抖,“噗通”一声便跪了下来,然,凤可人纤细的身子依旧站着笔直,不卑不亢。

“来人,请皇后跪下!”宫言煜眯了眼珠,用力的拍了下桌子。

全部殿内尊严一片,世人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。

这时,从旁走出来两个御林军,抱拳道了一句,“皇后掉礼了。”随后,取下身上的佩剑纷繁朝着凤可人膝盖打去,一阵噬心的苦楚悲伤从膝盖处传来,她不受节制的跪在了地上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狠咬着唇倔强的望着宫言煜,一字一字的挤出来,“宫言煜,你有什么资格让我跪下!”

宫言煜脸上满是怒气,猛地拍了一下桌子,将桌子震的破裂摧毁,他一步步走到凤可人跟前,俯身捏着凤可人的下颚痛心疾首道,”凤可人,你伤人在前,对朕不恭在后,你当真以为朕不敢罢黜了你皇后之位?”

凤可人闻言,忍着剧痛笑了起来,明明脸上是笑,可听起来却让人感到十分的苍凉。“原本皇上还记得臣妾是皇后。”

宫言煜闻言一愣,随后,阴平静表情渐渐的道,”皇后掉德,杖罚二十。”

“皇上!”晚儿闻言,四肢着地爬到他眼前,俯首求道,“求皇上饶了蜜斯,是奴婢不好,没有推好秋千,才害了文贵妃受伤。”

宫言煜朝着晚儿肚子上去就是狠狠一脚,厌恶的道,“皇后管教下人欠妥,杖罚三十。”

“皇上!”

“四十!”

晚儿紧咬着唇不敢出声,眼睁睁的看着四个御林军上前,两个扣住凤可人,别的两个一人便是一棍,凤可人被打的昏昏沉沉,连续几棍下来,她脸上赤色全无,樱唇血肉隐隐,十分的骇人。

晚儿哭的上气不接下气。

“乖。”凤可人用尽全力力气笑了笑,虚弱的道,“别哭,本宫依旧是皇后……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