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  xxx  1111

宁德诗篇(组诗)

【中国故事】

作者:谢宜兴(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著有诗集《留在村子庄的名字》《银花》《呼吸》等)

赤溪开口

“山有小口,仿佛若有光。”

“从口入。豁然豁达。”

穿山口过地道,我们直抵赤溪

赤溪是条山溪也是个村子庄

四面环山像封闭的古堡也像鸟巢

巢中一只无法破壳的雏鸟

出山的溪涧像城堡的水门

曾经流出一封下山溪的来信

一枚针刺痛中国村庄子贫苦的神经

赤溪人贪图城堡开个土门

他们信托五行信托土能生金

信托大年夜山开口日就是雏鸟破壳时

因一个预设的行程赤溪贪图成真

大年夜山开口只说荣耀不说悲惨

向导我们感德魔难孵化成风景

注:福鼎市赤溪村子被称为“中国扶贫第一村子”。

插图:郭红松

绿色城堡

在村子庄和海岸之间

是你们刚强正义的臂弯

呵护温暖了小村子不眠的

油灯 犬吠

今夜千里之外我依然听到

你们梦幻的摇篮曲

水静无波水静无波

而一夜风沙只有你们知道

那是如何的一种厮拼

抵足相守把滩沙攥成膏壤

任阔叶风衣撕裂万缕千丝

每望见父亲掌上十座小山

总难忘你们粗拙细瘦的指节

我回家时刻台风已远

不忍捡拾你们被摧折的心愿

作为刚直与虔敬的形象

在海边在乔木的家族中

谁能替代你们的位置

为留住亲人眼中的清溪白云

终老沙丘你们没有离别

家乡的地皮上

正因有这样一道披发体温的

绿色城堡 抗御海洋的凶横

抵挡四序的危害

离家后对善良的父母兄弟

我才少一份牵系

注:霞浦县大年夜京古城堡外有大年夜面积沙丘,为防止风沙侵袭村子庄,建造了闽东第一条大年夜面积木麻黄防护林带,被誉为“绿色城堡”。

为了迁徙的拜别

奉告水里的游鱼,我们将不再流浪

不再以船为家,一顶竹篷逆风挡雨

请包容投网的惊扰也谢谢水中的相依

把航行中的碇泊算作不沉的岛屿

大概陆地上有不一样的晕眩

但不再求潮汐施舍也不受风暴轻蔑

一枝浮萍终于有了根植的地皮

从此成为坚果,坐拥厚实四壁

奉告空中的飞羽,我们的村子庄

要远行,要脱离这先人的山居

曾经掘尽野菜,以致剥下树皮充饥

野无遗食,愧对候鸟远来停栖

虽然山下的路并非平川坦途

但至少无坎坷曲折之苦绝壁悬崖之欺

生于淮北之枳去土移植到淮南

回身与橘为伍,酸涩成为影象

注:20世纪80年代末,宁德率先实施“造福工程”搬家扶贫计划,至今累计完成搬家40多万人。

栖居东湖

回到东湖,我已飞越万水千山

仰望或俯视,幸福有着不一样的意涵

仅仅有一所屋子是不敷的

纵然面朝大年夜海,春暖花开

只有心迷恋的地方才叫家

每个翱翔的生命必有一方缘定的山水

它们有互相开启的密钥

最隐秘的洞开才有最深入的抵达

第一次随海鸥翔游至此

东湖,只是陌生而荒野的他乡

虽然夜栖的湖岸,水中月

让练翅的我有了投入的感动与憧憬

而今重返,我的左翅沾满了风雪

我的右翅披散着霞光

浸沐在东湖的秋波中,才知道

切切里探求的密钥年少时曾经错过

就此卸下看不见的脚环

且将梦中的五美庐在湖边孵化

以后你望见苍鹭在东湖上敛起翅羽

就是我阔别江湖回到了心坎

注:东湖,福建滨海湿地生态休闲游览胜地,宁德市首个国家级水利风景区。

《光嫡报》( 2019年06月21日 13版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